第 72 章

陶晓东跟汤索言说起这事的时候都还觉得挺暖。

汤索言问他:“哪个?”

陶晓东描述了下,扫到一眼胸牌好像姓李。汤索言说知道了:“心软,上周在我门诊学习,哭了好几遍。”

“太心软是不是不太适合做医生。”陶晓东说,“每天都很难过。”

“看多了会习惯一些。”汤索言说这话的时候没带什么情绪,平静道,“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了。”

陶晓东笑着问:“这个无能为力包括我吗?”

“不包括。”汤索言说,“包括小南,不包括你。”

陶晓东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今天的花。

汤索言说:“你一个早期r,天天在我眼皮底下生活,我有什么可无能为力的。”

陶晓东没防备被他苏了一下:“突然帅了起来。”

“突然?”汤索言挑眉看他一眼,“你这个词让我觉得不太严谨。”

“每天!”陶晓东笑得停不下来,“每时每刻都很帅。”

因为这个事儿,陶晓东最近都过得很闭塞,田毅那儿他一直没去,这段时间都自己消化情绪了。

现在一切都平稳下来,也不能继续再闭塞下去了。

田毅看见他吓了好大一跳:“受什么刺激了你?”

陶晓东戴着鸭舌帽,抱了个小婴儿哄,一手托屁股一手托脖子,每次抱觉得太小了,因为手上的小东西整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很多。

“你咋的了?”田毅刨根问底,皱着眉,“问你话呢。”

“热,快夏天了。”陶晓东不太在意地说,“凉快。”

“凉快你还戴帽子?”田毅不听他那个,“你肯定有事儿。”

陶晓东低头一直看着孩子,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不像田毅,现在看看又像了,鼻子嘴尤其像。小孩儿胳膊腿来回蹬,脚丫软软地踹在陶晓东小臂上,陶晓东心都快化了。

田毅在他旁边絮叨,陶晓东说:“真没事儿,有事儿我第一个告诉你。”

田毅勉勉强强算信了。

陶晓东没跟他说,不是关系不够,也不是怕田毅同情他,他们之间不看这个。纯粹就是没必要,怕他牵着心。现在还没影响视力,什么时候发展到中心视力也还不知道,没有必要现在开始就要身边的人跟着一起揪心,等真发展了再说不迟。

这种事亲近的人知道了心上就总要压着一块石头,太沉闷了。

陶晓东现在每周还要抽一天或者两天去做针灸,每次一个多小时。

做针灸的江医生是汤索言一位朋友,大学时也曾经是家里汤教授的学生。第一次去他那儿是汤索言和陶晓东一起去的,提前打过招呼,所以去的时候医生没再问太多。

那之后每次陶晓东去江医生都对他很客气,两人有时会聊聊天,江医生偶尔会安慰他,让他放宽心。很多人在中医院做针灸,有的也配着中药一起治疗,延缓效果很不错。有几位患者年纪已经很大了,状况依然很乐观。

陶晓东现在几乎不怎么想这事,治病尽管很积极,但也没再因为它犯愁了。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索言不让我太跟你提这事,但我看你心态挺好啊。”江医生一边施针一边慢慢跟他聊着天。

陶晓东躺在那儿闭着眼说:“过了那个阶段了,最初也不太好接受,后来觉得也没什么。”

“真就没什么。”江医生认同道,“何况索言是专家,有他在怕什么。”

陶晓东笑了:“对,汤医生很好。”

“你们认识多久了?”施针的时候不免也要聊聊别的,江医生跟汤索言是旧识,所以跟陶晓东也亲近些。

“也有好多年了,我弟弟是他的病人,刚开始不太熟。”陶晓东答道。

他说起汤索言的时候每次都只说他们是朋友,没想照实着说他们的关系。他自己没什么怕说的,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同性也无所谓,但汤索言毕竟跟他身份不同,陶晓东一直很注意这方面,不愿意太张扬。

江医生性格挺外向的,也愿意聊,过会儿突然说了句:“你俩挺合适。”

陶晓东愣了下,之后说:“大!大夫好像误会了。”

“误会什么了?”江医生笑着说,“误会你是他对象啊?”

陶晓东没说话,江医生说:“最初他给我打电话就说了是他爱人,不戳穿你还真当我不知道呢?”

陶晓东有点意外。确实汤索言从来不瞒这个,但也没想到他说得这么直接。江医生都这么说了,陶晓东也就笑笑说:“我怕对他有影响。”

“爱人”这个词本身就带着一股刻板的浪漫,又自信,又坦荡。

他们同**人向别人介绍对方的时候除了“男朋友”、“对象”这种词,想要正式一点也就只剩下“恋人”、“爱人”。

陶晓东为这么个简单的小词心动了好几天。

“别美了,吃药了没有。”陶晓东趴在床上看手机,汤索言洗完澡在他腿上拍了一下,绕过他去床头抽屉拿充电器。

他俩新换的浴液,陶晓东去年双十一买错了,刚拿出来用。那会儿也凑热闹往购物车放了很多东西,有的到现在还没开始用。

“我冲了半天都冲不下去。”汤索言无奈地说,“明早我起来要是还有味儿你就自己留着吧,我不帮你消耗了。”

本章节

“香香的不好吗?”陶晓东笑嘻嘻的没个正形。

“你自己香吧。”

汤索言把自己手机充上电,陶晓东还趴那儿回消息。汤索言提醒了句:“时间。”

陶晓东“嗯”了声说:“我还需要五分钟,言哥。”

汤索言说:“好,五分钟。”

五分钟一到,汤索言一句话没说,直接关了灯,照常留了门口小灯。

陶晓东消息还没回完,趴那儿哼唧了声。

汤索言说一不二,说了五分钟就是五分钟,时间一到不跟他商量直接关灯。陶晓东晚上已经盯着看了半小时手机了,这本来就已经给他放宽时间限制了,通常汤索言睡前是不让他看手机的。

陶晓东勉强摸着发了条语音过去,跟对方说明天说。

发完把手机往旁边一放,挪到汤索言旁边,搂住人,态度诚恳得跟个乖小孩一样:“言哥我错了。”

汤索言朝他张开胳膊,陶晓东往他怀里一扎,脑袋乱蹭一通。

汤索言摸摸他的头,说扎得慌。

在外面依然还是从前顶天立地的陶总,回了家就完了,外衣一脱没半点成熟样儿。

汤索言嫌他刚长出来的那点头发扎人,他就非拱着脑袋往人脖子上凑。汤索言烦得推他,陶晓东就哈哈笑着再顶上去。

汤索言被他乱拱得低声笑着,说:“你太烦人了,秃脑瓢儿离我远点。”

“秃了不是也很英俊吗?你自己说的。”陶晓东在他身上亲了亲,拿汤索言说过的话去堵他的嘴。

陶晓东故意拱了半天,最后不玩了,汤索言搂着他,在他脖子后随意地亲了一下,闻他身上的味儿。

两人都是同一个味道,洗个澡跟喷香水了一样。

本章节

汤索言的鼻尖挨上他的肩膀和脖子,陶晓东问:“做吗?”

昨晚刚做过,汤索言一般不会连续两天都做,本来他俩每次做都不是温吞型的,连着两天做怕陶晓东伤着,也不愿意让他疼。

汤索言说不做。

但又明显有状态。陶晓东笑着说:“没事儿,来。”

“睡你的觉。”汤索言在他脖子后轻轻一咬。

都明显有状态了还不做,这有点委屈人,成年人了谁要受这种委屈。陶晓东伸手过去先撩起睡衣,又撩进裤子。

半明半暗的光线下,两人的呼吸都有点沉了。

!过会儿汤索言拨开了他的手。

“怎么了?”陶晓东轻哑着问。

汤索言皱着眉,沉声说干。

“我去拿油?”陶晓东轻声问。

汤索言一向不喜欢用手,嫌干。以前还勉强能用用,现在胃口早被陶晓东惯得刁了,大餐都吃习惯了谁要吃小菜。

陶晓东想了想,眼睛在黑暗里眨了眨,过会儿突然神秘地笑了下,在汤索言耳边说了句话。

手干不还有不干的么,玩浪的还有陶总不会的?

玩完浪的陶晓东不等汤索言开灯就去了洗手间。

“晓东?”汤索言立刻站起身,同时开了灯,“怎么了?”

“没事没事。”陶晓东捂着脑门说,“我低头来着,没抬头。”

本章节

汤索言过去看他,拍开了灯,拿开他的手,皱着眉看。

“真没事儿言哥,我就是没抬头。”陶晓东脑门一片红,“听着响其实不咋疼。”

汤索言轻轻给他揉着,牵着他回床边让他坐着,沉默着给他揉了会儿。

陶晓东抬头对他笑,问他爽不爽。

汤索言没说话,低头亲了亲他额头撞的那处。

那晚汤索言很久都没睡着,他手一直放在陶晓东头上,开始是给他揉,后来就是用手指轻轻地刮。

陶晓东很快睡着了。

汤索言一直看着他,门口的小夜灯对正常人来说足够了。陶晓东睡得很沉,脸朝着汤索言这边,嘴角带着舒适安稳的弧度。

汤索言摸了摸他的脸,之后动作很轻地出了房间。

陶晓东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他听见汤索言拉开了阳台门,几秒之后在安静的夜里听到了很轻的一声“喀”。

打火机声。

陶晓东又闭上眼,心尖被掐着疼,疼得鼻子发酸。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