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陶晓东又不傻,汤索言又手疼又没药了,言下之意他还能听不明白么?

这位也挺上道的,马上回了句:等我回去给你拿。

汤索言说:行。

陶晓东出来一周多了,如果不是盖房子他估计已经回了。既然房子都拆了,那怎么也得盖差不多了他才能走,不然他走了把这一摊都扔给半盲的校长,不是那么回事。

学校放的这几天假,住在山上的一般都回家了,大部分盲童都没回,他们回家得有家长过来接,来回走一趟很折腾。这里面有些其实已经该去上初中了,好几个孩子六年级读了两三年,因为家里不来接,把孩子送过来再就没管过了。

白天施工的时候他们大多都坐在宿舍房的墙根下听。有些没全盲的会离得近些过来看。这边冬天没有北方那么冷,但是很潮,尤其山上更潮。小孩子们生活只能半自理,身上衣服都不算很干净。那些家里不太惦记的甚至没穿着棉袄,只穿着单外套,在里面加了两层毛衣。

他们管陶晓东叫陶叔,不知道长什么样,但是经常能从校长嘴里听到这么个叔。

他们听干活,陶晓东也经常看他们。看着他们的时候总能想起陶淮南,天下盲童大抵一个样,往哪一坐安安静静的,有时候会朝天上去看太阳。

光感和强光感的孩子喜欢太阳,阳光之下眼前有亮,太阳晒得脸都暖洋洋的。

和陶淮南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是一个小群体,每天二十四小时生活在一起,亲近,也熟悉。一个挨一个坐着的时候会小声说话,说高兴了也笑,你撞我一下我推你一把,跟正常孩子没太大区别。陶淮南比他们安静很多,满世界就两个哥哥,不太接受外人。

陶晓东看着他们,有时候一看就能看一天。

房子盖完只剩细活的时候陶晓东就走了。走前给这里的孩子们买了批衣服,每人两套棉服和贴身穿的秋衣秋裤,还有过冬的棉被也都换了新的。

有人生来就苦,谁能帮上的都不多。陶晓东能做的其实也很少,他不是时时都想得起来他们。这样的学校他资助过很多,有些拿了次钱之后就不会再过问了,有些会每年持续着投一投。他看得到的地方能做点顺手帮忙的事,看不到的地方他也无能为力。

苦的人太多了。陶晓东自认不是慈善家,也没长一颗菩萨心,无非就是因为身边有盲人,所以想让其他盲人也都能活得容易一些。

陶晓东走的时候校长和他的儿子把他送到山下的火车站,陶晓东有一只手不太方便,就一只手能用了。

“陶叔,你的手真没事吗?”男孩挺担心地一直盯着他左手。

陶晓东笑着说:“没事儿。”

校长非要给他买车票,陶晓东说他在手机上订过票了。校长拿着他的身份证替他取了票,一直把陶晓东送到检票口,明明看不清,却一直盯着他看。

男孩问他:“陶叔,你还来吗?”

“来,”陶晓东说,“有事给我打电话。”

“你的手要当心。”男孩皱着眉说。

陶晓东笑着晃了下胳膊,进了站台。

县城小火车站的破旧站台,陶晓东背着自己的包,右手揣进衣服兜里,左手不能塞兜了,只能在身侧垂着。

他这手是昨天伤的,一个盲童走错方向了,要往砖垛上撞,陶晓东伸手一扯他,手磕上去了。就是一个寸劲,也没用多大力气,当时也没觉得多疼,过了两个小时才觉出疼来,半只手都肿了。

在飞机上的时候这半只手一跳一跳的疼,陶晓东想睡会儿也没太睡熟,这只手始终牵扯他,他有点睡不踏实。

飞机在停机坪上滑行的时候,陶晓东发消息给汤索言:言哥,你到了吗?

汤索言发语音给他:“有点堵车,我还得二十分钟差不多,你到了?”

陶晓东说:“提前到了半小时,不着急,我在停车场等你。”

汤索言跟他说:“那你慢点走。”

他说这句的时候带着点笑意,陶晓东于是也笑了,回他一句:“好嘞,我掐着点儿,二十分钟走出去。”

下飞机的时候陶晓东右手拎着他的包,左手放在身前,但还是被撞了好几下。撞得陶晓东快出汗了。

俩人从那晚开始就没再见过,按理说陶晓东得紧张。但这手有点越来越疼的意思,给陶晓东那点紧张情绪都搅和散了。

车上温度挺暖的,陶晓东一坐进去先呼了口气,然后叫“言哥”。

接机口即停即走,汤索言先把车开走了,看着前面的路,笑着说了句:“好久不见啊。”

这句话是调侃他,陶晓东立刻笑了。

今年雪大,陶晓东走的这十多天下了好几场雪。陶晓东惦记着汤索言手的事,问:“手还疼吗炎哥?”

“疼。”汤索言答得倒快。

他右手就放在档位杆上,陶晓东看了看,没动。汤索言看他一眼,然后伸过来在陶晓东手上碰了下:“不看看凉不凉了?”

这一碰把陶晓东呼吸都快碰没了,窒息了。

陶晓东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汤索言也感觉出不对了:“手怎么了?”

“挫了一下。”陶晓东呼了口气,苦笑道,“凉不凉我都感觉不出来了,麻了。”

汤索言看了一下他的手,肿得有点夸张。汤索言皱起眉:“什么时候的事?去过医院吗?”

陶晓东摇头说:“没看,应该没事儿,就是昨天磕了一下。”

趁着排队缴费出去的空档,汤索言握着他手腕,仔细看了眼他的手。汤索言问他:“磕哪儿了?摔了?”

“磕砖墙上了,就寸劲儿。”陶晓东手现在肿了两圈,自己都有点想笑,笑着说,“啥事都能让我赶上。”

汤索言还是皱着眉:“还笑?疼不疼?”

陶晓东说还行。

结果这晚陶晓东没能回得去家,被汤索言直接拉来了医院,去急诊拍了个片。晚上医院人少,不像白天那么人满为患的,汤索言走他左边,护着他左胳膊。陶晓东还在说:“我感觉真没什么事,言哥。”

“是吗,”汤索言脸上有点无奈地道,“我感觉你是骨折了。”

陶晓东还挺肯定地说不会:“刚磕完我都没疼,估计就是挫着筋了。”

“手端着,别控。”急诊这边的值班医生虽然汤索言不认识,但是他们知道汤索言,看见他来会跟他打声招呼,汤索言就回应着点点头。

取了片,汤索言先看了看,陶晓东还问他:“折了吗?”

问的时候还笑呢,一直觉得就是挫筋肿了,过两天就能消。汤索言看他一眼,说折了。

陶晓东还当他说着玩,一边疼一边还想笑。直到汤索言叹了口气,跟他说:“长没长心,别笑了。”

骨科这边急诊值班的医生汤索言认识,直接领着陶晓东进去了。拍片之前就来过了,汤索言把片子递过去,跟那医生说:“骨折了。”

陶晓东这才有点信了,问汤索言:“真的啊?”

汤索言站他旁边,没心思跟他说话,只看了他一眼。

无名指和小指骨折,中指软骨损伤。

陶晓东有点蒙,他就磕了一下,当时也没觉得有那么大劲啊。

俩人在医院折腾好几个小时,出来的时候都半夜了。中间陶淮南给陶晓东打过一个电话,问他怎么还没回去。

陶晓东没说在医院,只说不一定几点回。

陶淮南问他什么事,陶晓东没什么说的,最后只说是跟汤医生在一起。陶淮南一听这个就不问了,笑着说那你别回来了也行。

陶晓东左手整个都固定上了,因为时间有点长了,超过24小时都没处理,肿得太厉害。复位上夹板的过程把陶晓东弄出了一身汗,疼了也不吭声。汤索言站他旁边,手搭在他肩膀上,能感觉到他每次疼得厉害浑身的肌肉都绷起来。

汤索言拧着眉,在他肩膀后面抚了抚。

这只手暂时是用不了了,三四个月内没法正常用。陶晓东直到坐进车里仍然觉得迷幻,安全带一只手都扣不了了。

“走的时候好好的,回来还弄个骨折。”汤索言帮他扣上,“疼了吧?”

“还行。”陶晓东说,“你明天还得上班呢,这一晚上都搭我身上了。”

汤索言启动了车,说:“我倒宁愿今天没用我搭这半宿,你回来好好的,吃个饭我送你回家。”

“那怎么整?都已经这样了。”陶晓东脸色都疼得不好看了,还能笑出来,说,“让你操心了言哥。”

汤索言没搭理他,太不省心了。

陶晓东疼得迷迷糊糊,靠在座椅上眯了个盹。车停在汤索言家地库里的时候,陶晓东坐起来问:“这哪儿啊?”

汤索言帮他按开安全带:“我家。”

“不用,我回家就行……”陶晓东不想麻烦汤索言,“你明天还得上班呢,哪有空操心我。”

汤索言不跟他多话,下车开了他这边车门:“下来。”

到都到这了,陶晓东再坚持说要走,太也显得太计较了。陶晓东于是下了车,汤索言托着他左胳膊,边走边说:“这么晚你要往哪回。”

陶晓东没让人这么托着走过,一时间还有点别扭,想笑:“言哥我自己能走,你这样我感觉好像半身不遂了。”

他这用词又让汤索言皱了下眉:“乱说话。”

再次踏进这个门,关于那晚的记忆猛地在陶晓东脑子里闪了一下。一进门这股淡淡的香把陶晓东这些天刻意想忘掉的那些画面全勾了起来。

他穿的那双拖鞋没收起来,陶晓东换了鞋,站在门口还有点拘谨。

“你这手得疼一段时间,”汤索言也换了鞋进来,很自然地推着陶晓东走,“晚上你要疼得睡不着就跟我说,吃片药。明天我上班你跟我一起,你得打几天针。”

“我给你弄点东西吃,你坐着歇会儿。”汤索言又说。

陶晓东单手脱了外套,汤索言帮他挂门口了,陶晓东其实一直憋着尿,在医院那会儿也没倒出空去。

“言哥。”他叫汤索言,清了下嗓子说,“我得……洗个澡。”

这一天又火车飞机又医院的,不洗个澡今晚这觉没法睡。汤索言看看他左手,想了想说:“洗吧。”

陶晓东又问:“上次那套衣服再给我穿穿?”

那套衣服汤索言已经给他洗过了,进去从衣柜里给他拿出来放进浴室,回头问他:“你自己能洗……”

没等他问完陶晓东就已经抢着答了:“能!能能能能。”

汤索言失笑,看了他两眼。陶晓东还是不自在,这个房子给他的记忆太深了。汤索言说:“行,那你洗吧,注意点,有事叫我。”

陶晓东点头说好。

他进了浴室,汤索言替他关上了门。陶晓东单手脱衣服折腾了半天,里面衣服刚脱完,汤索言敲了门:“晓东?”

陶晓东一个激灵,问:“怎么了言哥?”

汤索言说:“给你拿了条新的内裤,放门口了。”,,,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还在找"燎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