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既然说到身材了,陶晓东就不得不狂一狂了,拍了拍自己的腿:“腿长吧?”

“长。”汤索言答得挺痛快,毕竟那天一览无余的,把人身材比例看得明明白白。平时陶晓东总是穿得不着调,工装裤休闲裤运动裤,都不显腿。

陶晓东往旁边扫了一眼,眼神带着往下扫了眼汤索言的腿。其实汤索言的腿他不用看心里也有数,汤索言不穿休闲裤,他腿什么样太明显了。

汤索言看到他眼神,故意往旁边退了一步,问:“干什么?”

陶晓东笑着摇头:“看看。”

他俩这一小段天聊得不太正经,也是有意化解一下尴尬,都摆出来说说互相开个玩笑,也就不尴尬了。

不正经的聊完再聊聊正经的,之前一直在说陶晓东,这会儿陶晓东叫了声“言哥”,汤索言看过来,陶晓东开口问道:“你和唐医生……是分开了?”

汤索言可能没想到他会朝着这个方向问,稍微有点意外。

“你不想说就不说,”陶晓东手搭在栏杆上,“反正我就闲聊。”

汤索言想了想,之后点了头,应了声“嗯”。

陶晓东也点头:“看出来了。”

其实陶晓东早看出来了,最初夏远说这事的时候他没信,但上次他送汤索言回去遇见唐宁,陶晓东一看就知道这俩人估计是真分了。后来唐宁上去之前说了句“家里乱”,如果不是住了很长时间的话,不会那么自然习惯地脱口而出个“家”来。陶晓东那么善交际一个人,眼睛一扫也就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

按陶晓东的性格,他根本提都不会提到唐宁,不会朝着人不愿意提的方向去带。然而今天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陶晓东竟然又跟着问了一句。

“我能问问原因吗?”

汤索言从来不跟人聊唐宁,他不爱和别人说感情的私事儿。今天陶晓东这么一问,多多少少也是有点冒失了,陶晓东向来是个让人舒服的人,这句问得不像他。

然而汤索言也没拒绝聊这个,可能是跟陶晓东已经很熟了。他也像陶晓东一样,胳膊搭在栏杆上,看着楼下,缓缓开口:“很多原因。在感情上我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恋人。”

“你不像。”陶晓东直接道,随后看过来:“是唐医生觉得累了?”

“没什么不像的,我跟你说过了,我跟你以为的我应该是差距不小。”

楼下来了个送外卖的小哥,电动车停在楼下,边打电话边拿着纸袋走着。陶晓东没跟汤索言深究像不像,过会儿说:“可惜了,你俩很般配。”

“都这么说。”汤索言自嘲地笑了笑,两只手虚搭着,露出来的一截手腕上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痣。

陶晓东看到他那颗痣,小到像是笔尖没留意点下的一道小痕迹,只是因为在白白的袖口边,才衬得格外明显。

“从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听得最多的词就是‘般配’,那时候我也觉得配。”汤索言很浅地笑了下,那么点浅淡的笑意也没能传到眼里去,“其实你们说的配,是哪种配?都是条件上的配。”

陶晓东反驳:“那不是。”

“不是吗?”汤索言看向他,“那说说。”

陶晓东开口就说出很多,太多了,汤索言跟唐宁,他们本来就是同一种人。有格局,有气质。都是医生这没什么说的,除此之外条条罗列,他们都是同类。

他说完汤索言又笑了,挑着眉说:“这还不是条件吗?合并同类项呢?”

陶晓东被他噎回来,一时间竟然也找不到什么话说。

刚才去送外卖的小哥已经跑着回来了,骑上他的车又走了。汤索言还看着那处,开口道:“我们都太冷了。性格上有缺陷,可能就是来自所谓的‘般配’。都是一种人,骨子里都有那么点骄傲,脾气都端着。年轻时候带着爱情的热乎气儿,什么都没觉得,等这点热气儿耗没了,也就觉得凉薄了。”

陶晓东毕竟是个局外人,那段感情他没有参与过,他甚至都没亲眼见过,所以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发言权。

汤索言和唐宁在一起十几年,从最年轻最耀眼的时候在一块,到现在三十几岁。虽然也都还是男人最好的时候,可比起这十几年,到底还是少了很多意气。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很遗憾的事,没有任何一段十几年的感情带走的仅仅是感情本身,它同时会带走很多很多。陶晓东说:“其实你们应该谈谈,我觉得不至于。”

汤索言摇了摇头:“画圈。”

再怎么谈,再重复这几年一直重复的过程,就是在画圈。何况唐宁也不想谈。

汤索言难得说了这么多,可能是今天的气氛实在适合聊天,也可能陶晓东是个让人觉得很踏实的人。陶晓东还说了夏远当年追唐宁的事,笑着说:“其实我早就知道唐医生,上学那会儿我一个朋友想追唐医生来着,还没等下手就让你追走了。”

汤索言挺意外,笑了下,说“那对不住”。

都聊到这儿了,也就顺着往下说,汤索言说了点他们年轻时候的事,也不只是说感情,也说了说这些年发生的记得比较深刻的。陶晓东听着他说,听得很认真。

人有没有感情,从话音里眼神里都探得到。

听完陶晓东说:“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痕迹太重了,挺难受吧?”

汤索言也没否认:“我要说没有也太假了。”

天已经黑透了,楼里也都点了灯,头顶月亮高又亮。陶晓东勾了勾唇角,转头看着前方,问了句:“下次想找什么样的?”

汤索言也看着前方,两个人谁都没看谁,汤索言沉吟片刻,坦诚道:“我还没想过这些。”

“还想唐医生吧?”陶晓东笑着问了句。

汤索言慢慢摇了摇头,胳膊这样搭在栏杆上,上半身微微前倾,下颌骨和侧脸的线条在灯光下格外明显,很硬朗。他只说:“刚刚结束一段很久的感情,我暂时没有空间考虑太多。”

陶晓东点了点头,汤索言问他:“有过吗?这种感情经历。”

“没有过。”陶晓东站直了,笑道,“故事挺多,都短,没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我这小半辈子都瞎忙,赖的我看不上,好的我怕人看不上我。”

汤索言失笑:“看不上你?你还想找多好的。”

天就聊到这儿,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小时。

俩人一块回去,互道了晚安,陶晓东开门进去的时候陶淮南盘着腿坐在自己床上跟迟骋说电话。

听见门响,叫了声:“哥?”

“嗯,”陶晓东应了声,“聊你的,我洗个澡。”

“好。”陶淮南跟电话那边说,“哥回来了。”

陶晓东这个澡洗了有一会儿,出来的时候陶淮南已经躺下了,电话也聊完了。眼睛睁着,眨来眨去。

陶晓东过去弹了他脑门一下:“不睡觉在这儿眨巴什么呢?”

陶淮南笑嘻嘻地:“哥你刚才是去汤医生房间了吗?”

“没有啊,”陶晓东“啧”了声,“我去人房间干什么?”

“那你们干什么去了?”陶淮南还怪好奇的,“走了好几个小时。”

陶晓东坐回自己床上,拿毛巾狂放地撸着头发:“就在走廊聊会儿。”

陶淮南“哇”了声:“都聊什么了呀?”

陶晓东顿了下,说:“聊聊汤医生和他男朋友。”

陶淮南眼睛都瞪大了,看不见也妨碍惊讶了瞪眼睛:“男……朋友?汤医生有男朋友?”

“分开了。”陶晓东笑了声,“那么惊讶干什么?”

“吓我一跳……”陶淮南呼了口气,问他哥,“你说话能别这么大喘气吗?”

“知道了。”陶晓东还是笑着,探身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别瞎琢磨,睡吧。”

“可以。”陶淮南点了点头,又躺了回去。

接下来的两天汤索言要去做讲座和指导,早出晚归,他们没怎么见着。

回程的飞机上,他们三个还是坐一起,汤索言和陶晓东还跟平时一样闲聊。

回去了就跟出来不一样了,回去了陶晓东事多很忙,汤索言就更别提了,他们估计挺长时间都不会再见。

那天晚上的聊天是成年人之间默契的试探和渗透,很多话都不用说得太明白,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彼此心里都明白。这就是成年人的体面,聊得挺好,聊完谁也不尴尬不狼狈。

跟上次一样,还是大黄来接,顺便把汤索言也送回去。

上次汤索言先是没想让陶晓东送,陶晓东说不绕,汤索言才上了车。

这次汤索言很自然地上了车,陶晓东却说:“送你我们得绕挺远呢。”

“那怎么的?我再下去?”汤索言在副驾上坐得稳稳当当,给自己扣上安全带,“绕点绕点吧。”

这关系变得挺明显,黄义达笑着说:“听他胡扯,拐个弯儿就到了。”

大黄说完往后视镜里看看,“哟”了声:“小南这脸怎么磕了?”

“何止脸呢,”陶淮南摸摸自己的胳膊腿,“我摔了好几次。”

“真能告状啊你是。”陶晓东叹了口气,“再不回来你的怨气都要装不下了。”

陶淮南“哼哼”了两声,不否认。

这次在车上没人睡觉,但也没怎么聊天。这些天陶晓东和汤索言聊得已经够多了。

汤索言小区到了,车停在门口,陶晓东下车帮他拿东西,汤索言说:“我就不留你了,赶紧回去休息。”

陶晓东说:“你也好好歇歇,明天得上班了吧?”

“嗯,得加班一段时间。”

“反正你注意休息,上回给你拿的药还有么?没有了你就给我打电话。”陶晓东跟他说。

汤索言点头。

俩人道了别,一个转身,一个上了车。

看起来正经是对关系很好的朋友。

他们到家的时候,迟骋面都煮完了。陶淮南爱吃面,迟骋这么多年什么口味的面都练出来的,煮面很好吃。

门一开,陶淮南笑着喊:“苦哥!”

“喊什么,这呢。”迟骋就在门边,接过他手里的保温杯,皱了下眉,“脸怎么了?”

“那天打电话跟你说了的,还是那天摔的那一下。”陶淮南换了鞋,往那边凑了凑,“我黑了吗?”

迟骋说:“快赶上我了。”

“不可能。”陶淮南摸摸自己的脸,“谁能有你黑。”

“说得跟你见过似的。”迟骋接过陶晓东手里的东西,说,“洗手吃饭哥。”

迟骋放完东西,拖着陶淮南去洗手洗脸,洗手时候问他:“还哪儿磕坏了?”

陶淮南摇头,洗完脸水还没擦,这一晃头水甩哪都是,迟骋“啧”了声,陶淮南说:“没了。”

迟骋皱着眉问他:“下次还不要我跟?”

陶淮南不说话了,只“嘿嘿”地乐。

陶淮南这次出门之前天天一副心事满满的样,又沉默又忧郁。出去风吹日晒了一阵,回来一下就开朗了,又开始每天乐呵呵的。

陶晓东说他就跟缺太阳晒的花似的,阳光晒晒遭点罪,什么毛病都好了。

陶晓东这两次医援砸了不少钱出去,这次回来之后加班加点地干活。店里人问他:“东哥怎么突然这么勤奋了?”

陶晓东抬手捂了下心口说:“钱花完肉疼了。”

毕竟是抠精,人设不能崩。他手里的客户感叹了句:“你们东哥是真行啊,我二十多万的活儿,让他把最后半小时给我抹了他硬是没干。”

迪也在旁边路过,“嗤”地笑了声:“您还是来得少,来多了您根本都不张嘴了。”

跟前儿有陶晓东这儿的老客户,听了这话都跟着笑,陶晓东自己也笑,还说:“你们都家大业大的,跟我计较这点零头干什么。”

“你都抠出新高度了。”客户说。

黄义达在旁边喝着茶,说:“习惯就好了,刚开始觉得烦,等你看多了还觉得我们晓东抠成这样怪可爱的,多招人稀罕呐,是不是。”

旁边的纹身师“噗嗤”一声乐了:“我们达叔和东哥锁死死的。”

“那肯定的,我俩铁当当的十多年,搁一般两口子过十多年都得开始闹离婚了。”黄义达说。

提起十多年这字眼,陶晓东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他和汤索言聊起的十多年。

十多年能让他把陶淮南从小萝卜头带到这么大,能让他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有钱有地位。

能让两个少年意气骄傲闪耀的年轻人,到如今都成为在各自领域内成熟果敢的天才医生。

十多年能干的事儿太多了。

陶晓东填完最后一笔,停了机器。椅子往后滑了一段,他垂着眼说:“完事儿了。”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