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刷黑卡的第七天

连麦结束之后,直播暂时告一段落。管家一脸笑眯眯地说,“太太,您对先生感到好奇的话,为什么不问问他本人呢?”

苏晚眨眨眼,“问他这个问题不大好吧?”就和普通朋友之间不能随便问工资情况一样,她觉得塑料夫妻之间也不适合问这种过于私密的问题。

别问,问就是感情还不到位。

她刚才问苏冉茶那个问题的本意也只是想大概了解下罢了。

苏冉茶回答了,那么她心里大致有数了。

苏冉茶不回答,其实也没关系,对她没什么影响。

观众听到她的问题之后,会以为她是玩梗或者其他,不会联想到其他方面,也不会知道她是真的不清楚霍骋到底多有钱。

问霍骋本人的话,苏晚总感觉有点过界。

管家丝毫不知道苏晚内心的纠结,他一脸笑眯眯的,“如果是您问的话,想必先生一定会回答的。”

苏晚单手撑着下巴,她聪明地换了个话题,“管家,你在家里多久了?”

“回太太,我是从小看着先生长大的,已经在霍家待了二十五年了。”

二十五年啊,那真的很久了。既然如此,管家一定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吧。

她忍不住问,“那你知道霍骋和别明月认不认识?”

别明月许下的第一个心愿就是让霍骋无法参与综艺录制,她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原身从小在乡下长大,成年后才被苏家找回,和别明月压根不熟。所以只能是霍骋那边的问题。

一听别明月这个名字,管家微微蹙眉,“太太,当初先生的父母确实有意撮合先生和别小姐,不过先生拒绝了。他和别小姐不熟的。”

苏晚心里像是有一道光闪过一般,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来,霍骋是别明月的白月光?怪不得女主又是让霍骋无法参加《豪门style》,又是要她的命。

在别明月心里,她是抢了“霍太太”头衔的敌人。如此一来,霍骋的炮灰下场也能理解了,女主的白月光要是一直在,她还怎么和男主he?

苏晚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回房之后,装在房间里的摄像头再次开始工作,苏晚洗漱之后就上床睡觉了。

另一边,影后穆菲菲正在做晚间护肤,她的丈夫躺在床上看书;别明月正在浇花,盛乘风在她边上陪她聊天;苏冉茶一边靠在张庭久的怀里看电视,一边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互动。

其他嘉宾都是成双成对,唯有苏晚一人早早入眠。

看到直播间里的弹幕,苏冉茶脸上满是惊讶的神情,“什么?苏晚那么早就睡了吗?”

“可能太无聊了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她只有一个人。”

“其实我觉得钱多钱少不重要,有人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这种寂寞的夜晚,不是很容易失眠吗?”

“霍总不在,她可能会孤枕难眠吧。”

说完,苏冉茶一脸做作地长长叹了口气。

叹完气之后,她对直播间的观众说,“我去看看她,如果她还不困,我就跟她连麦聊聊天好了,不然她真的会很寂寞吧。”

说完,苏冉茶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进了苏晚的直播间,苏晚今天大出风头,她只能在其他方面打击苏晚了。

苏冉茶原以为会看到一个黯然神伤,独自舔舐伤口的苏晚,但是这个睡颜安逸,呼吸声悠长平缓的女人是谁?!

说好的孤枕难眠呢?

这tm比她还要悠闲啊!

第二天苏晚下楼的时候,和昨天完全不同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她吃早点的时候,管家在她边上说,“太太,今天没什么事的话,不如去看看您拍下的庄园吧。”

苏晚微微睁大眼,一脸期待,“可以吗?”

管家笑着说,“当然可以,您已经是新一任的庄园主了。”老管家也紧跟潮流,玩了个直播间玩的梗。

“那我吃完早饭过去。”

“好,司机已经在外面等候了,您随时可以出发。”

【啊啊啊,这就是豪门太太的日常吗?】

【今天又能大饱眼福了。】

【庄园啊,我还从来没见识过呢。】

【自从追了这档综艺之后,感觉自己的眼界开阔了不少。】

苏晚吃完早饭就上了车,她去庄园的时候,这件事很快被粉丝传递到了其他直播间。

苏冉茶看到之后一脸不敢置信。

苏晚竟然一个人去了?她都不邀请她们一下的?

别明月看到之后,只当做没看到,她向直播间的观众分享今日的安排。

“早上我要练琴,下午我会和闺蜜一起喝一顿下午茶,如果时间有空余的话,我们会约一个spa,晚上我要去看一场音乐会。”

【好充实的日常啊,不愧是顶级名媛。】

【这日子过得太优雅了吧。】

【好羡慕呀。】

看到这些弹幕,别明月脸上刚露出一个笑容,只见这时候又冒出了其他几条弹幕。

【虽然但是……我还是想去见识下晚晚庄园主的庄园。】

【我也……走了走了,看庄园去。】

【练琴什么的感觉好寻常啊,我也去看庄园了。】

看到满眼的“庄园”字眼,别明月微微垂下眼,遮住了眼底的不悦。

苏晚在离庄园还有十分钟路程的地方下了车,她想慢慢走过去,享受一下乡间的风,欣赏一下乡下的美景。这是上辈子的她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

如果父母和哥哥都在就好了。

说起来,他们一家四口从来没有春游过呢。

她走了一会儿工夫,就到了自家牧场附近。牧场里养着两头漂亮的羊驼。

苏晚知道羊驼有吐口水的习惯,就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掏出了口罩墨镜,将自己全副武装好之后才慢慢朝羊驼靠近。

她走过去,刚朝其中的一只羊驼伸出手,不远处就传来一声娇声娇气的怒喝,“别碰我的羊驼!”

【别碰我的羊驼?】

【这不是晚晚庄园主的羊驼吗!】

【这哪里来的碰瓷er?】

苏晚收了手,往跑过来的女生看去。

女生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年纪,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娇俏,全身名牌。

见她全服武装,女生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你谁啊,谁准你碰我的羊驼的?还有,后面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全程扛着摄像设备,矜矜业业给直播间观众直播的摄像小哥在这个女生嘴里成了鬼鬼祟祟的人。

直播间的观众一副大无语的样子。

女生伸出食指,用手指着摄像头,漂亮的脸上满是骄矜,“关掉直播,我让你关直播,你听没听见?”

【这女生是谁?好凶啊。】

【啊啊啊,看着这么漂亮,结果脾气这么差,一看就知道是被宠坏了。】

“谁准你们直播了?给我关掉!”

摄像小哥往后倒退了几步,摄像设备不便宜,到时候要是磕了碰了,到底是一件麻烦事。

女生见他们一直不走,双手抱胸,用一副鼻孔看人的架势说,“笑死个人,哪里来的乡巴佬,竟然到这里直播?我看你们是穷疯了吧。”

【笑死,女生把晚晚当成蹭热度的网红了。】

【不过她到底是谁啊,凭什么说晚晚的羊驼是她的?】

【不管怎么样,这个女生家教不行,表现得有点刻薄了。】

女生一把搂住一只羊驼,在它身上蹭了蹭,阴阳怪气地说,“笑死了,这年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全程只有女生叭叭输出,苏晚一句话都没空隙说。

见她停下,苏晚这才说,“说完了?说完那该轮到我说了。”

女生用鼻孔哼了一声,一副压根没把苏晚放在眼底的样子。

苏晚慢慢说,“一,别碰我的羊驼。”

“二,一分钟之内,离开我的牧场。”

“三,我不希望以后再在我的牧场里见到你。”

“四,你说的没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

【啊啊啊,爽了爽了。】

【对付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宠坏小女生就该这样!】

【卧槽,苏晚拿的是什么剧本啊,这也太爽了吧。综艺直播之前热搜上不是说她是豪门弃妇吗,看了一天多时间的直播,感觉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啊。】

【管她豪门弃妇不弃妇呢,我只想说,这样的人生,给我来一打!】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